不可能劫持米老鼠

自从世界上最著名和最受欢迎的鼠标驶入沃尔特·迪斯尼(Walt Disney)动画短片《 汽船威利(Steamboat Willie)》(1928)沿河驾驶数百万人的汽船生活至今已有88年。 自1928年以来,随着米老鼠(Mickey Mouse)进入社会,米奇(Mickey)成功地将自己推向了国际舞台。 米老鼠现在已是家喻户晓的名字和物品,已为全球无数儿童和成人带来幸福。 对消费者而言,米老鼠是标志性的可爱老鼠,穿着鲜红色的短裤和笨拙的黄色鞋子,象征着童年,想象力和轻松愉快。 但是,对于迪斯尼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而言,米老鼠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图标。 米奇是迪士尼的养家糊口和品牌形象。

根据约瑟夫·门恩(Joseph Menn)的文章“到底是谁的老鼠?”,米老鼠在美国的品牌知名度高达97%,甚至比圣诞老人还高! 凭借与米奇一样高的认可度,毫不奇怪,他在迪斯尼的年总收入450亿美元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事实上,根据新星东南大学第一任版权官斯蒂芬·卡莱尔(Stephen Carlisle)的说法,米老鼠已经根深蒂固于全球文化中,以至于消费者能够将他与他的身影区分开来,并立即将他与迪斯尼联系起来,这已证明是一种认知联系为公司带来极大的利润。

迪士尼也因其米老鼠的战略实施而繁荣起来。 众所周知,在公司内部用于市场营销目的的动物在商业和消费者行为世界中被证明具有极其强大的作用。 仅以可口可乐为例。 就像米奇一样,可口可乐的北极熊受到全球数百万人的喜爱。 您可能会问为什么会这样? 好吧,据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芭芭拉·菲利普斯(Barbara J. Phillips)称,动物之所以被广泛使用,仅仅是因为它们具有吸引消费者注意力,将广告嵌入消费者头脑中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将文化和个性特征转移到了动物身上。通过构建动物角色来制造产品。

今天,米老鼠和迪斯尼在认知上联系在一起。 由于米老鼠的角色是围绕想象力和永恒的乐趣而构建的,因此,迪士尼也将这些相同的属性转移给了他们,这是有道理的。 据芭芭拉·菲利普斯(Barbara J. Phillips)称,使该协会国际化的关键是选择一种易于为所有观众所理解的动物。 俄勒冈大学的毕业生,“广告效果”博客的创建者塔拉·格雷米利恩(Tara Gremillion)表示,如果做得正确,每种文化和人口统计信息都将能够理解并将正确和期望的积极情绪与公司产品联系起来,以及在视觉和情感上都受到吸引。 米老鼠无疑在这项工作中取得了成功。

因此,当世界上“梦co以求的知识产权”之一,例如米奇老鼠,如扎卡里·克罗克特(Zachary Crockett),题为“米奇老鼠如何逃避公共领域”,如此优美地写道,受到版权法的威胁时,会发生什么?经过多年精心设计迪士尼的品牌形象和帝国之后,可以从迪士尼的唯一所有权中删除? 事实证明,迪士尼绝对致力于防止米奇被释放到公共领域。 不幸的是,迪斯尼悲剧地向消费者揭示了其对米老鼠唯一所有权的法律纠纷。

多年来,迪斯尼一直在游说国会重写版权法,以使自己和对米奇的保护受益。 每当迪士尼在米奇老鼠上的版权即将到期时,迪士尼都会赶赴Capital Hill游说国会,以续订或扩展其梦money以求的赚钱鼠标的版权保护,以免他被释放到公共领域以供免费使用。 我之所以使用“游说”一词,是因为迪士尼无疑通过慷慨的竞选捐款影响了强大而地位良好的国会议员,以帮助他们以同情的态度看待迪士尼及其对米奇的保护。 在扎卡里·克罗基特(Zachary Crockett)的文章中找到的图表中,令人震惊地揭露了迪士尼在国会的黑手。 如下图所示,自1997年以来,迪斯尼已经花费了大约8,760万美元,以影响国会议员修改版权法,以使自己及其全球标志受益。

幸运的是,对于米老鼠,迪斯尼在保护和游说方面取得了成功。 根据史蒂夫·施拉克曼(Steve Schlackman)在他的文章“米老鼠如何不断改变版权法”中的说法,当1928年首次创建米老鼠时,米奇受到了1909年版权法的保护。 这项法案使米老鼠享有版权保护期达56年,直到1984年到期为止。随着米老鼠开始接近他的1984年到期日期,然而,迪士尼获得了幸运的休息。 1976年,美国国会决定希望遵守欧洲的版权法。 现在,米奇老鼠(Mickey Mouse)不再面对1984年的版权到期问题,而不必担心由于版权保护期延长了75年而在2003年之前失去保护。 1998年,迪斯尼的好运和政治影响力进一步确保了米奇的安全,当时国会通过了1998年的《索诺·博诺版权期限延长法案》。此法案将米奇老鼠的发行推迟了95年,直到2023年到期。

由于2016年即将到来的2023年,我相信米老鼠的使用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普遍。 毫无疑问,迪士尼将在2023年(三年范围内)后再次涌向国会山,游说国会以改写其个人利益的版权法。 如果迪斯尼成功游说,米老鼠将成为迪斯尼95年的唯一财产,并且很可能会在未来很多年保持不变。 我了解金钱和利润是社会和企业界的强大和至关重要的驱动力,但是,要真正忠于创造出像迪斯尼这样的企业的创造力和创新力量,会发生什么呢? 一家公司如何靠自己的理想而立足于米奇,从而在普通大众中压倒那些同样的力量?

尽管我确实在考虑这个问题,但我不禁承认迪斯尼在此问题上的观点。 正如扎卡里·克罗基特(Zachary Crockett)在上述文章中告诉我的那样,迪斯尼(Walt Disney)拥有自己的第一个动画作品《幸运兔子奥斯瓦尔德(Oswald the Lucky Rabbit)》,早在1928年就被他自己的商业伙伴和知己查尔斯·明茨(Charles Mintz)偷走了。当然,这种背叛永远不会迪斯尼对这件事并不在意,而且让迪斯尼为确保沃尔特·迪斯尼不必再失去另一项知识产权而付出的努力也不足为奇。 沃尔特·迪斯尼(Walt Disney)负责全身心投入米奇的创作,而他在米奇的构想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无价的。 通过将米奇发布到公共领域来从本质上抢夺沃尔特·迪斯尼的创作是令人心碎的。 在我心中,毫无疑问,一个创造属于它的创造者,因此,应该只受其创造者的摆布,而不是公众或其他任何人的摆布。 创作者应决定创作如何在所有媒介中出现以及创作应体现和体现的属性。 通过版权法保护他人的创作,可以大大减少滥用创作的风险。

然而,迪斯尼没有承认的是,米老鼠已经渗入了公共领域,可悲的是,并不是他所有的描述都能达到迪斯尼的PG等级。 社会上的许多人都不是老鼠的粉丝,他们在破坏和污染心爱的纯真象征时倍感欣慰。 例如,由DeviantArt创建的在迪斯尼乐园前的米老鼠和冥王星的写照。 这绝不是米老鼠的真实角色的写照,但不幸的是,像这样的艺术品在互联网上流传,感染了迪士尼树立其业务和身份的珍贵图标。 尽管真是一个可悲的事实,但米奇并不能免遭迪士尼喜欢思考的滥用。

相反,我确实相信在2023年将米奇释放回公共领域有一些积极意义。事实上,根据德里克·卡纳(Derek Khanna)的文章“ 50部基于公众的迪士尼电影”,迪士尼已经从公共领域本身的使用中获得了巨大收益。卡纳(Khanna)在他的文章中透露,迪士尼的主要大片,例如《爱丽丝梦游仙境》,《阿拉丁》和《冰雪奇缘》,都是由位于公共领域的文学作品创造的! 如果不是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的书 1865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 ,1706年的《一千零一夜》或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德森的1845年的《雪之 女王》 ,迪斯尼的《爱丽丝梦游仙境》,阿拉丁和《冰雪奇缘》,可能不是创造的。 得益于这些作品可在公共领域获得,迪斯尼得以改建旧作品并将其重新发明。 迪斯尼通过重建旧的文学作品并将其转变为电影大片,帮助众多故事再次受到新一代的喜爱。 这样做,迪斯尼举例说明了从公共领域访问内容时可以享受的积极体验。

那么,这会把米奇和他的使用问题留在哪里呢? 我相信答案就在于自己制定版权法。 显而易见,当前的版权法在当今社会已经过时且效率低下。 不必根据公司的游说能力每隔几年就重写版权法。 为了完全停止游说,版权法不应采用万能的模型来设计。 如果版权法是基于某公司所在的特定行业制定的,并且考虑到了该版权材料的历史,那么也许公司和公众都可以满意。 引入这种定制和量身定制的版权法将绝对赶上现代法律,并希望以公平取代当前的腐败。

话虽如此,我认为对知识产权的版权可以保留多长时间应该有一个限制。 对我来说,版权不再使用时,应放弃版权。 如果创作者不再从自己的创作中受益,则应将其发布到公共领域,以供其他艺术家或企业家使用和使用。 就像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在扎卡里·克罗基特(Zachary Crockett)的文章中说的那样,版权的目的是“促进科学和实用艺术的进步。”我坚信,如果创作者能够坚持自己的创作,就永远不会取得任何进展。它不再使用。 社会中充满了才华横溢的个人,他们希望有机会用这种创造创造出独特而令人难忘的东西,我相信现在正是他们获得这一机会的时候。

我希望2023年,国会能够考虑将版权法和公共领域的力量现代化。 迪士尼多年来一直在争取米奇的保护,而且由于版权法的原因,公众被禁止使用太多文学作品。 现在是时候让两个对立的方面达成共识,制定一项有利于创作者,其创作和公众的法律了。

当我们焦急地等待着米奇在2023年的命运时,让我们不要忘记沃尔特·迪斯尼的简单话: